吃咸鱼的青文

有影子的地方就有劫。

刀劫中长篇

注意:刀劫!刀劫!刀劫!前后表攻受!

不知道多久更新完prpprprprpr

链接☞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944761410?share=9105&fr=share&see_lz=0

评论区会再放一次链接

懒得上色,只想日劫TT
就是这个人!整天勾引我!
劫!我叫你一声媳妇儿你敢答应吗!

劫的原画prprpr(纸太短了,所以说......)

【刀劫】shadows(18x)

没什么大逻辑,没什么剧情,就只是一片小小的肉而已,嗯就是想干劫。
虽然在贴吧发过了,但再发一遍应该没问题?!


泰隆一进这个地方就知道这里肯定有人,而且还不止一个。他将手全程放在他的刀上,以备偷袭。可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多虑了。除了刚才躲起来隐蔽了气息的人,这里就只剩一个人了。听那人喊,站在平台上的人似乎叫做……Zed?和他一样,是代号吗?
泰隆眯起眼,一跃至平台上就迅速隐藏了自己,可站在这儿的人,好像并没有发现他。又是一具尸体了。泰隆冷漠地想。这人的身材高大健壮,可呼吸却非常地虚弱,俨然是不久前才受了伤的人。就算再强大,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吧。泰隆慢慢靠近,拔出自己的刀迅速横在那人的脖子上。
很黑暗的气息。
刚一晃神,泰隆就发现自己摸了个空。糟糕!他往后看去,一个人站在那里,手上捧着一个类似于盒子的东西。“影忍法?是影流的人?”泰隆盯着那人并不清晰的身影,联系到均衡教派与影流的那场战争,一下子就猜出了此人的身份。
“影流之主,劫。”
“你是谁?”劫握紧了盒子的边缘。他能感受到眼前这个人的强大,以他现在的能力,是很难与其抗衡的。
“怎么,均衡那么快就知道我还没死了?”劫盯着泰隆的双眼。他很容易就能看出一个人眼中的情感。除了慎。
“不是均衡。不过你也差不多可以死了。”“真自信啊。”“事实。”
“没错,”劫看起来并不慌张,道,“现在我确实没什么精力和你打。不过,杀了我,你也没什么好处吧?嗯?”
“凭什么没好处?少一个竞争者,当然是好的。”泰隆也明白,如果自己真和这位“影流之主”在这里开打的话,自己也不会有什么便宜可占。影流的人,已经和暗影合为一体了,在这种不见光的地方,他们是绝对的优势。
两人谁也不敢上,就这样互相对视着。一个手握盒子,指尖都已发白;一个手按刀刃,指节都已发红。他们都在等待着,等待对方不耐烦的时候。两位顶尖的刺客,究竟谁会更胜一筹?
“我们无仇无怨,趁人之危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“影流的人不常常趁人之危吗?”“小刺客,”劫笑得眯起了眼,“这样子可不对。黑暗是我的主场。”
“你比我小,影流之主。”
“……那又怎样?我切断一个人最后一口气的时间,比你早得多。”劫摸了摸怀中的盒子,眼睛直直地盯着泰隆。“刺客,你不觉得我们很像吗?我们啊,都堕入了黑暗。”
“不一样,”泰隆握紧了刀柄,“我侍奉的是光明。”“愚蠢!”劫似乎被激怒了,“光明什么的从来都是骗人的,不过是假象罢了。你还真以为有什么光明吗?刺客,你早已堕入了黑暗。来吧,一起拥抱暗影吧。”
劫笑着,慢慢打开怀中的盒子。一阵黑暗的气息袭来,吞噬了劫和泰隆。而躲在远处的伊泽瑞尔逃过一劫,虽然他,也感受到了那可怖的强大力量。
“现在,你就不敢说,你侍奉的是光明了吧。”被盒中暗影吞噬的劫,才是真正的影流之主。诸刃已回到了他的手中,那被磨的不像样子的臂刃也变得锋利无比。面具,盔甲,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他的身上,包括,他那颗被吞噬的心。
“影流之主。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影流之主。很强。”泰隆盯着全身武装的劫,眼中冒出了战意。与刀锋之影齐名的影流之主,两个代表不同势力,却又代表瓦罗兰最顶尖的刺客的两人,比较的结果会是如何呢?
“所以说,你还敢和我打吗?”劫的眼中充满嘲讽。慎曾经说过,劫的眼睛他很喜欢,但除了那不甘屈服的意气,和偶尔带有目的性的撒娇,剩下的情感都是他所不喜欢的。劫的眼中,总是被恶意的挑衅填满。
但泰隆却看不清那双眼睛,被冷冰冰的面具给遮掩的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。
“为什么不敢呢?”泰隆拔出了他的刀,“我们绝不屈服。”“呵,真是自信啊。”劫鼓起了掌,在他眼中,泰隆如果真的杀上来,那么就是不自量力。
“小刺客,告诉我,你叫什么?在你死之前,我觉得我需要了解挑战者的名字。”“死人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两个刺客都是相当的自信,他们的实力相当,但劫现在吸收了暗影的力量,也说不清谁更胜一筹。
“小刺客,我劝你最好放弃。”“永不言弃。”语毕,泰隆一个闪身就近了劫的身。可刚近身,泰隆就愣住了。刚刚他们隔得比较远,开始本打算暗算劫的时候,也不过是碰到了他的分身,所以到现在为止,他们根本就没有近身过。
可,可这味道,真的太浓郁了。
泰隆曾在下水管道生活过,每天的生存来演除了偷就是抢。而偷的最佳地点就是旁边的妓院。所以他可以经常闻到劫身上的这种味道,被男人抱过的独特的气息。
“你,你被人抱过?”泰隆迟疑了一下,劫就瞬间出现在几米开外的地方。“真难听。”“难道是,慎?”慎喜欢劫,这并不是一个秘密,稍微一打听就可以知道。可慎这几天并没有在劫的身边。
“不要和我提他!”一听到慎的名字,劫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发怒。这样的劫,让泰隆居然觉得有些可爱。“不是吗?莫非是下面那小子?”“死人知道那么多做什么!”劫恼怒地举起手,诸刃在手中蓄势以待。“影流之主,一听到慎的名字就变成了这样?漏洞百出。”泰隆整理好情绪,趁着劫露出的破绽,狠狠地嘲讽。
“别给我废话!”劫心里很乱,头脑也很不清晰,以至于他现在根本不能好好分析现在的处境。手臂刚靠近泰隆就被控制住,完全不能动弹。“你这种类似于失去理智的行为,就只是为了慎吗?你也是那么的爱他?爱到疯狂。”
“别和我提那个人!”劫死命地想把手抽出来,却被泰隆抓得更紧。“我好像找到了在这里打败你的方法。虽然说那样的胜利有些不耻。”两双猩红的眸子对视着。
“你说什……”劫有种不详的预感,刚准备用影子往后退,就被泰隆按在了地上。“既然你那么爱慎,那如果你被我上了,你或是慎都会暴怒的吧。”泰隆面无表情地说出的话让劫有些心悸。这种事情……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第二次。

下见
https://tieba.baidu.com/p/5175467861?share=9105&fr=share